眷村的一角/聯合文學雜誌提供

 

土城輔導中心站和板橋仁愛新村站都有眷村,

愛慕者就從三峽的本省掛一路擴充到外省掛,

萬一不幸愛上同一個人,

少不了劍拔駑張。

 

我國二放學後開始到土城「立新補習班」補數理,

當時的數學權威是呂進福老師,

他長得矮矮胖胖,

一雙大大的金魚眼,

手上帶著閃亮亮的金錶,

拿藤條打人時特別顯眼,

後來還當了好幾屆的台北縣議員。

 

立新補習班的學生剛好涵蓋三峽、土城、板橋,

二弟小學一畢業,

暑假也去立新補習,

第一天就被土城眷村幫勒索10塊錢,

他回家傻傻的問老媽:「我們有老大嗎?」

 

這事被住在板橋眷村六姨的兒子知道後,

二弟說,隔天就看到那位自稱老大的同學鼻樑上貼著ok蹦來補習,

原來我表哥也是老大。

 

呂進福老師雖然打人打得很兇,

尤其是打男生,

但他真的很會教,

幾乎每個人的成績都突飛猛進。

 

除了被打真的很痛之外,

他那火眼金睛一掃,

再加上導師提供情報,

大概就知道班上有幾對同學在搞曖昧,

然後用激將法,

沒有人願意在愛慕者面前被打,

連哥們被打都很丟臉,

只好乖乖讀書一起用功。

 

青春痘一旦冒出頭就沒完沒了,

當時還有髮禁,

每天睡眼惺忪冒著痘子頂著西瓜皮背著大書包上學,

不是低頭背英文單字就是流口水打瞌睡,

不知道為什麼每天有人眼巴巴的盯著每班從三峽發出來的公路局,

確定我在車上就想方設法擠上同班車,

然後從土城一路偷看到板橋;

晚上從補習班下課後,

我已經精疲力竭、灰頭土臉,

還是有人願意再搭同班車看個三站也好。

 

若當天沒被老師打,

他的一群哥們會故意慢慢走下車,

讓走在最後的男主角可以遞情書給我。

 

多麼遙遠的青春年少,賀爾蒙作祟的純情年代。

關於越區去板橋通學這件事,三峽的父執輩不是沒有意見。

 

每個月的交通費、外食費還有補習費,

加起來是一筆不小的額外開支。

當時三峽有一家很大的漁網工廠,

很多人在家裡織漁網當副業,

小學畢業的女生都希望去這家工廠上班。

 

有人問我爸,怎麼不把女兒也送去?

下面還有三個兒子要上學,竟然讓女兒去板橋通學,真是浪費錢。

 

我爸說如果去工廠上班,以後頂多當個領班吧!

女兒愛讀書,就讓她讀。

 

那時候最快樂的事頂多週日不上學不補習,

騎騎腳踏車、擠擠青春痘,

要不然就是看看電影、讀讀小說。

 

平時上學不要遲到,上車有位子坐,書啃得完,考完試不要被打。

 

放學後走一段路省一點錢,

去板橋前站天橋下吃一碗甜不辣;

上補習班前去土城農會旁吃老榮民伯伯的陽春麵,

零用錢多一點就加一顆滷蛋,

或來碗皮薄餡多的餛飩。

 

僅此而已,哪知道原來當時的女生應該是去工廠上班補貼家用而不是浪費錢去上學。

 

幸好只有在照顧弟弟的時候,

稍稍有點重男輕女的感覺,

我的求學路,

因為開明的老爸老媽逃過劫難,

一路走到大學。

 

這些年已經很久很久沒走那條路,

回三峽都走北二高,

當初的眷村不知道還在不在?

 

最怕的清水支線出口應該就是現在的愛買,

板橋、萬華更是脫胎換骨,高樓林立,台北縣也變成新北市。

 

記得當時沿路都是塵土飛揚,

雖然通了好幾年的車,

每天永遠搞不清楚坐哪邊才不被早晨的太陽曬醒?

 

 

好懷念啊,我的青春路。

 

 

 

曾郁雯

愛爬格子、愛攝影、愛美食也愛旅行。

一九八六年臺大歷史系畢業,

為美國寶石學院之研究寶石專家(G.I.A—G.G),

也是台灣第一位同時獲得佳士得、蘇富比兩大拍賣會青睞的珠寶設計師。

 

曾為《皇冠》、《中央日報》、《中華日報副刊》、《人間福報副刊》、

《珠寶之星》、《珠寶世界》等執筆撰寫專欄,主持臺視《火線聊天室》節目,

及寶島新聲《幸福進行曲》、中央廣播電臺《郁見幸福》廣播節目。

 

歌詞創作〈幸福進行曲〉獲第三十六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阿嬤的雨傘是一朵花〉入圍第十六屆金曲獎「最佳作詞人獎」。

 

劇本《天馬茶房》入圍第三十六屆金馬獎最佳原著劇本。

 

著有電視小說《阿足——台灣的母親》,

散文集《鯨魚在唱歌》。珠寶專書《就是愛珠寶》、

《珠寶,女人最好的朋友》、

《美人紀——珠寶搭配美學》。

 

散文入選九十六年、一〇〇、一〇一年年度散文選。

近作為攝影散文詩集《今天是幸福日》、《光影紀行》。

日本旅行散文《京都之心》、《和風旅人》、《綺麗京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鹿小麥愛藝文

鹿小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